當前位置:首頁 > 5G:從移動互聯到萬物互聯 >

捕魚達人電競版-163郵箱

來源 163郵箱
2020-02-18 05:25:59

他以為重新打開的1號門里會是另一番景象,從移多半就是真正的神墟之上的空間,卻沒想到還是一道光簾,就連光簾背后的人影都一模一樣。

修煉的過程中,動互寧濤時不時抬起頭來看無一眼,監控無的動向。無又何嘗不是在監控寧濤,互聯不然也不會一直站在那里看著下面。他有十成的信心,互聯寧濤根本就看不見這至高天神廟,更看不見他。可他卻不知道,今日之寧濤已非昨日之寧濤。今日的寧濤是給東山波麗開了神,吃了果子的寧濤。他此刻的一舉一動都在寧濤的眼睛里,可他的自我感覺卻非常良好。

5G:從移動互聯到萬物互聯

從移并不是所有的姜都是老的辣。寧濤這一修煉便是一個時辰,動互一個時辰之后他從地上站了起來,抬頭仰望著天空上的無。那貨還在看著這里,十分專注的樣子。寧濤運足了目力,互聯想要看清楚無的臉,可是這個念頭剛剛冒出來的時候,他跟著就把這個念頭壓制了下去,隨后低下了頭。無那樣的存在,從移他這樣做十有八九會被無發現,從移那個時候他固然能看清楚無臉上的表情,運氣好的話或許還能通過唇語的方式解讀到無的兩句自言自語,可那又怎么樣呢?一旦被無發現他在看他,無機會知道他能看見至高天神廟,那個時候無恐怕就會知道他身上有真命法印和真實之力的秘密了,從而打草驚蛇,得不償失。“你這秋后的螞蚱,動互就讓你再蹦跶幾天吧。”寧濤心里說了一句,然后撤掉了混沌之印,往營地走去。

混沌之印的能量護罩一消失,互聯無的視線便落在了寧濤的身上。寧濤假裝沒有知覺,從移依舊慢吞吞的往營地走去,從移臉上還故意露出了一幅愁眉苦臉的表情,一邊走,一邊自言自語:“怎么辦啊,無那傻逼躲著不見我,我的時間不多了,照這樣下去三界可就完蛋了。”寧濤卻搖了搖頭,動互他也不知道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互聯通道之中忽然傳來了腳步聲。墨菲定律,從移最擔心的情況通常都會發生。深淵底部的通道門關不上,動互進門之前寧濤就擔心有人會從上面下來,然后進入通道,一路追來。他擔心什么,什么就發生了。互聯“會不會是神龍和他的人?”碧明珠頓時緊張了起來。

寧濤神色凝重:“不知道,但不管是誰追上來了,我們都免不了一場惡戰。”他回頭看了一眼,心中頓時有了主意,“你們跟我來,我們去門邊躲一下。”碧明珠擔憂地道:“我們不是應該去最下面嗎,去通道邊,那些家伙一來豈不是就遇上了?”

5G:從移動互聯到萬物互聯

寧濤卻顧不上跟她解釋,拿著她就往上走。仍然是走三步滑兩步,但總算是能前行一步。好在剛才從通道中出來沒往下走多遠,三人走了好幾十步便走到通道口。這時從通道之中傳來的腳步聲更近了,一大片,很急促,一聽聲音就能大致判斷出起碼十好幾人。

通道口兩邊各有一小塊能容人站立的地方,寧濤與碧明珠占了左邊的小空地,阿綠羅占了通道右側的小空地。他體格巨大,一個人也站得很勉強。倒是寧濤和碧明珠兩個人站著,也不顯得擁擠。“我們我們很容易被發現,那又怎么辦?”碧明珠越來越緊張了。寧濤卻顯得很沉穩:“這地方這么窄,我們占據了有利位置,他們人多卻發揮不出人多的優勢,你不用擔心。”他雖然這么說了,可是碧明珠還是很擔心的樣子,她的背部緊貼著光滑的粉色崖壁,一只手緊緊的握著石匕。

寧濤和阿綠羅也各自握著一把石壁,緊盯著通道出口。腳步聲越來越近了,還有人說話的聲音。

5G:從移動互聯到萬物互聯

“古力,怎么還沒看見人?”這是那個神龍熬畢的聲音,與之前他在深淵之上鬼嚎的聲音一樣,寧濤還記得那聲音的特征,一聽就聽出來了。

被稱作古力的人說道:“首領,我在深淵底部看見了三個人的腳印,其中有一個就是阿綠羅的,他和他的同伙都進了這條通道,他們一定就在前面。對了,那三人之中有一個是女人。”“女人?”熬畢的聲音,很激動的感覺:“哈哈!你們都聽清楚了,男的殺死,你們吃肉喝血,女的給我抓活的。媽的,我已經很久沒有玩過女人了,憋得難受!”“首領,前面好像到盡頭了!”有人激動地道。通道出口左側,寧濤屏住了呼吸,他給阿綠羅比了準備行動的手勢。在爬上來的時候,寧濤制定了一個作戰的計劃,說與了阿綠羅聽。在他的戰斗計劃里,碧明珠只是一個無關輕重的輔助角色,所以此刻她倒是不需要做什么戰斗準備。兩個人出現在了通道的出口,肩頭上還探出了兩顆腦袋,好奇的往里面張望。

這拱形的通道的大小就僅比普通的門大一點,通道的出口也就那么一點地方,而來的又都是吃肉喝血長得很強壯的大塊頭,所以只能勉強的容下兩人并肩而立。后面的人想要看見里面的情況,也就只有從前面的兩個人的肩頭上探頭張望。就在四顆腦袋出現在通道門口的時候,寧濤和阿綠羅突然從側面伸手,抓住了門口兩人的胳膊,往下一掀。

門口兩人還沒有反應過來,身體便失去平衡掉了下去。他們身后的兩人本來是緊貼著他們的,前面的人突然掉下去了,后面的人又在往前擠,他們的身體也被動被擠到了剛剛那兩個掉下去的人的位置上。寧濤和阿綠羅又各自伸手掀了一下,那兩個人又被掀了下去。

一轉眼的功夫,四個人就像是滾石頭一般往球形空間的底部滾落下去,而且是越滾越快。“有埋伏!”一個剛剛滾落下去的人吼道。

通道里的距離出口最近的人下意識的往后退,可是后面的人卻堵住了路,根本就退不了。就在這時,滾落下去的四個人中又有一個吼了一句:“他們藏在門邊上!”這句話后來的時候,他已經滾出幾百米之外了。這球形空間的內壁平整光滑,慣性加速度,下墜的力量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停住的。不過,這空間靜謐,即便是幾百米外吼出來的聲音,卻依然能清晰的聽見。這聲音熬畢也聽見了,他怒吼道:“給我沖上去!”

最前面的兩人硬著頭皮往通道出口逼近,到了通道出口的時候對視了一眼,然后小心翼翼的探頭去看左右兩側的情況。寧濤和阿綠羅,還有碧明珠就在出口兩邊,一眼就瞅見了。可他們看見的卻不只是三個人,還有石匕。

寧濤和阿綠羅的配合相當默契,兩人一探頭,兩人就同時將手中的石匕照著眼睛扎了上去。兩團血花迸射,還有兩個凄厲的慘叫聲。

寧濤的手上發力往外一拖,石匕撐著眼眶將那窺探他的人拖出了通道出口,又往球形空間的底部墜落下去。阿綠羅那邊更是血腥,他一石匕直接刺進了那人的焰眼球的時候又使勁的往里面捅了一下,直接將那人刺死了。他的第三個動作才是往外一拖,但他拖下去的卻是一具尸體。

就在這一瞬間,又有兩人從通道里沖了出來,探身揮手,將手中的石匕刺向了左右兩側的寧濤和阿綠羅。寧濤用手中的帶血的石匕擋開,一腳踹在了對方的小腿外側。腿骨碎裂的響聲清脆,就在那詭異的響聲里,一截白生生的骨頭從小腿之中冒了出來。“啊”那人慘叫了一聲,身體也失去平衡從通道出口摔了下去。

這一腳的威力放在原來那個宇宙世界一點都不算什么,寧濤一腳就能踏平一座山。可是在這人吃人的真實世界,這一腳的威力之恐怖,卻是連他自己都感到震驚。這或許是跟喝了那許多的神血有關,也或許與他與碧明珠講故事有關,亦或許與他的種子覺醒有關。但不管是什么原因,他現在的青蛙腿已經不是以前的只能跳一米多的腿了,他的腿擁有了恐怖如斯的力量!

另一邊,阿綠羅也將用石匕扎他的人扔下了球形空間,扔下去之前,一拳打爆了人家的鼻子。他在深淵底部也是吃了好幾人,他的戰斗力本來就很恐怖,現在就更強了。這一波攻擊下來,對方已經有八個人掉進球形空間的底部了。其中還有一具尸體,兩個報廢的。但即便是最初的那四個沒受傷的,這一路滾下去,幾千米的高度,到底的時候不死都難,而即便是命大僥幸不死,恐怕也殘廢了。

再沒人敢貿然出現在通道出口。熬畢的肺都快氣炸了,他的隊伍總共三十來人,之前在深淵之中遭受伏擊就只剩下了十八人,而且這還是把他自己算上了的人數。追到這里來,一轉眼的功夫就被報廢了八個人,連他在內僅僅還有十個人!

街头霸王电子 福彩3d字迷 篮彩 吉林省快3一定牛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用 用过的介绍一些 三国麻将无双按键游戏 qq分分彩 青海快3走势图昨天 江西新时时定胆技巧 dnf职业哪个最赚钱2015 派派红包能赚钱吗 云鼎彩票是正规的吗 3d开机号 大龙虾时时彩计划软件 后二直选单式怎么倍投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排行 天易棋牌几年了